[3万网购兰博基尼]_街头惊现迷你版“兰博基尼” 车主称三万元可网购_术后纱布遗留体内

17 Aug

开世界顶级豪车兰博基尼该拉风吧!迷你版的兰博基尼您啊见过吗?是不是更拉风!就在前两天,荆州交警二大队的民警在沙市区江汉北路开展交通整治,发现一辆外形酷似兰博基尼的白色小车由北向南开了过来,但怎么看怎么奇怪,这辆车明显比顶级豪车的体量小了很多!民警一时也有点懵:难道说兰博基尼推出了限量迷你版?

民警随后就把这辆车拦下来了。驾车的徐先生出示了驾驶证,但要他提供这辆车的手续时,徐先生先掏出一张类似QQ外形图的说明书,又掏出一张厂名标注不清的“车辆合格证”,就是拿不出行车证。民警再一检查车牌就越怕发现不对劲了,车牌就是一块写有“兰博基尼”四个大字的黑色纸板。

徐先生说,这个车是电力驱动的,属于新能源车,是他花3万多块钱在网上买了托运过来的,所以上不了牌照。因为不能提供购车发票,又没有车牌,警察就将这辆山寨迷你兰博基尼暂扣下来了。

现在的马路上面这种所谓的新能源小车是越来越多,虽然具备汽车性能,车速可以开到五六十码,但是在安全性能上有重大隐患,是肯定不能上牌上路的。这样一看呐,这三万块的迷你兰博基尼还是别开了。相关的主题文章:

[女干部撑伞嚼槟榔]_湖南洪灾农业保险估损39308万 救灾女干部撑伞嚼槟榔_妻子失踪迁怒岳父

17 Aug

救灾现场女干部撑伞嚼槟榔被警告

  7月4日16时许,一段内容为长沙市望城区靖港镇干部与受灾群众发生争执的视频在群内传播。当晚19时许,微博上出现一则“长沙市望城区靖港镇干部呷着槟榔叼着烟,女干部撑着伞抗洪救灾”的贴文并附相关视频,随后在网上迅速转发传播。 记者从望城县委宣传部门了解到,经由望城区纪委成立调查组调查核实,在该事件处理过程中,靖港镇纪委书记邓治国一直在与社区居民高大立、高志立进行解释说明,并无人为其撑伞;靖港镇芦江社区刘壮确实存在抽烟嚼槟榔行为,也没有积极主动开展劝解工作,且该视频前一分半钟左右时间由一女性帮其撑伞。据刘壮本人回忆,因当天下雨,社区临聘人员熊丹在其不知情的情况下帮其撑伞,刘壮发现有人帮其撑伞后马上自己打伞。 望城区纪委经调查认为,靖港镇人民政府对个别群众疏散转移安置后工作不细致,没及时送达盒饭,导致个别群众情绪激动、指责政府不作为;靖港镇纪委书记邓治国在处理群众事件过程中,未能耐心细致做好群众工作,对芦江社区主任刘壮不注意形象、消极对待群众的行为没有提醒制止;靖港镇芦江社区主任刘壮在此过程中一言不发,不积极主动进行劝解,且行为有损党员干部形象,在防汛期间给望城区造成不良影响。 针对以上情况,望城区纪委责令靖港镇党委政府要主动查实管理中的疏漏,迅速整改完善针对靖港镇、芦江社区相关干部在处理相关事件中的行为。
望城区纪委决定,给予靖港镇纪委书记邓治国通报批评;给予芦江社区主任刘壮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关于高大立砸毁乡镇防汛临时指挥所一事,建议由政法机关依法调查处理。 据湖南省防汛抗旱指挥部7月2日统计数据显示,6月22日以来的降雨共造成湖南14个市州127县市区1334个乡镇403.07万人受灾,紧急转移人口63.38万人,农作物受灾面积427.09千公顷,倒塌房屋10764间,直接经济损失103.36亿元。 灾害发生后,湖南保监局紧急启动重大突发事件应急响应,组织辖内保险机构立即排查受灾受损情况,评估暴雨洪水灾害影响;指导全省保险业做好救灾工作,对受灾地区建立应急保障机制,开通理赔绿色通道,切实做好暴雨灾害保险理赔服务工作。 据初步统计,截至7月3日12时,湖南全省因暴雨灾害损失保险报案32675件,初步估损金额82968.67万元。其中车险6645件,估损20413.08万元;非车险2759件,估损22980.65万元;农业保险23235件,估损39307.99万元。人身保险36件,预估保险赔款266.95万元。 以下为官方公告全文: 7月5日晚,湖南省长沙市望城区网络宣传管理办公室官方微博发布《关于防汛期间靖港镇干部涉网舆情事件的调查情况说明》称,2017年7月4日16时许,一段内容为望城区靖港镇干部与受灾群众发生争执的视频在微信群内传播。区委区政府对此事高度重视,迅速组成联合调查组开展调查核实,现将调查情况通报如下:
一、 调查核实的情况 经调查:因连日降雨造成湘江水位暴涨,为确保群众生命安全, 2017年6月30日靖港镇人民政府决定将位于古镇湘江大堤少先路的约20户居民进行紧急疏散转移,具体由芦江社区负责挨家挨户上门通知,高大立(视频中穿黄黑条纹短袖T恤者)、高志立(视频中穿红色救生衣者)两户属此次疏散转移群众。此次疏散转移采取群众投亲靠友的安置方式,高大立、高志立当晚投靠其亲友家中。7月1日上午,高志立因担心家中受灾情况,擅自返回家中查看灾情,因洪水湍急受阻,后由海事部门出动冲锋舟将其接回。其兄高大立因家中受灾且疏散转移后政府未及时提供盒饭,造成情绪失控,砸坏靖港镇一防汛临时指挥所。邓治国(视频中穿蓝色格纹短袖T恤者,系靖港镇纪委书记)、刘壮(视频中穿蓝色长袖T恤者系靖港镇芦江社区主任)等人闻讯后迅速赶到现场进行处置。高氏兄弟等人针对此次政府转移安置一事,认为政府没有出面组织疏散转移而是安排村干部来通知,并且没有及时提供盒饭等问题与邓治国发生争吵。在此过程中,高大立及其妻子(视频中穿黑色衣服打伞者)情绪激动、言语较为难听。经周边围观群众劝解,高大立等人情绪稍为平息。 经调查核实,在该事件处理过程中,邓治国一直在与高氏兄弟进行解释说明。刘壮确实存在抽烟嚼槟榔行为,也没有积极主动开展劝解工作,视频前一分半钟左右时间由一女性帮其撑伞,是因天雨,社区一临聘人员熊某在刘壮不知情的情况下帮其撑伞,刘壮发现有人帮其撑伞后马上自己打伞。
二、 存在的问题 1. 靖港镇人民政府对个别群众疏散转移安置后工作不细致,导致个别群众情绪激动、有意见。 2. 靖港镇芦江社区主任刘壮不注重自身形象,消极对待群众诉求。 3. 靖港镇纪委书记邓治国在处理群众事件过程中,未能耐心细致做好群众工作,对芦江社区主任刘壮的行为没有提醒制止。
三、 处理情况 1. 靖港镇人民政府在紧急疏散转移安置中,群众工作不细致,责令靖港镇党委政府要主动查实管理中的疏漏,迅速整改完善。 2. 由靖港镇党委依纪依规给予芦江社区主任刘壮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给予靖港镇纪委书记邓治国通报批评。  相关的主题文章:

[黄磊为孙莉庆生]_黄磊为孙莉庆生诠释幸福

14 Aug

  孙莉生日 7月18日,7月18日是孙莉40岁生日,老公黄磊通过微博晒老婆美照送上生日祝福,称:“宝贝,生日快乐!”并特意艾特孙莉,大秀恩爱。照片中,孙莉双手捧着大束的鲜花,眼睛微闭,幸福写在脸上,皮肤白皙,身材纤细,产后恢复很好。网友看到此微博后除了为孙莉送上生日祝福外,更表示:“羡慕你们这种爱情,不因任何事情变质!”“生日快乐,岁月从不败美人!”“这一声宝贝叫的那个酥。”

  黄磊 早在今年年初,有媒体拍到孙莉与多多、妹妹一同出游,孙莉当时孕肚明显,似已有第三胎在腹。如今三胎儿子顺利诞下,网友纷纷留言祝福:“恭喜徐小摩降生啦!”也有人调侃称,“黄家三美正式更新为黄家三美一帅,还有一胖。”

  黄磊和两个女儿 6月12日晚,黄磊妻子孙莉通过微博晒出多多最新的水彩画作。照片中,有大树、房子、小鸟和漂亮的小女孩,画的左下角显示时间是“2017年6月8日”。只见画作的颜色搭配十分丰富,画得非常逼真,看来多多不仅是钢琴弹得好啊。相关的主题文章:

[杨振宁遗产分配]_杨振宁遗产分配闹剧:翁帆你到底图什么?

07 Aug

昨晚刷微博看到一则传闻:杨振宁表示自己的遗产已经分配完毕,妻子翁帆只获得了北京某一高校为杨振宁准备的一座别墅的使用权,而杨振宁与前妻子的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则获得全部的现金和资产。
网友立马开启群嘲模式: “太亏了,做了十几年的保姆、帮衬和陪同” “世界上最赔本的生意” “翁帆果然成为了全世界最大的笑柄” “翁帆傻眼了吧,姜还是老的辣” “翁帆守了十几年活寡,最后啥也没得到,渣男和捞女真是让人恶心透了” …… 这条别人的家事在各大公号和微博大号中转发,甚至人民网都在“今日要闻”板块发布消息。 大家奔走相告:终于啊终于,翁帆处心积虑的婚骗竹篮打水一场空。 其实,如果我们稍用理性分析,就会发现这则消息纯属无稽之谈。 首先,杨振宁和翁帆是合法夫妻,若不是特别做了财产公证,夫妻婚内财产应由二人共同所有,单单是十几年的婚内投资、项目收入就不可能是分文没有; 其次,某高校给杨振宁准备的别墅若他只有使用权,又何来可以作为财产分配?可是,面对这样的低质量造谣,吃瓜群众照单全收。以至于杨振宁助理跳出来澄清,说该消息纯属造谣,也完全得不到网友的回应。大家太希望看到这段婚姻没有好结果,希望十几年前的诅咒一语成戢。 可是,这些或替翁帆不值得、或站在道德制高点拍手称快的网友们从来没有问过:
翁帆在28岁的年纪选择的这条几乎没有人走过的路,她所真正期待的是什么。
其实,如果没有遇到他,翁帆的人生会平凡但也不失光芒。 翁帆生在一个家境优渥的小康之家:父亲精通国学、爱好古典音乐和古诗词,在中国旅行社担任管理岗。 在顺利考入汕头大学后,她依然是学校中的风云人物:参加学校模特队,是学校中的时尚先锋;专业课和学生活动都很出色,老师和同学们都说她:轻言细语、浪漫天真,既是家人眼中不需要操心的懂事闺秀,也是老师心里的模范代表。
整个大学期间,只有染发这一件事,让大家觉得这个安静的女孩也有出跳的一面。 也正是因为这样,当杨振宁和前妻杜致礼1995年前往汕头,参加“世界物理学大会”时,在老师眼中优秀的翁帆,才得以被推荐担任接待一职,那一年,翁帆19岁。
也许是因为感情经历过于简单,翁帆在第一段婚姻里,并没有遇到对的人。这是一个在工作中结识的香港人,无论从容貌、事业、精神世界来看,都只能用“平淡”形容。2002年,二人的婚姻无疾而终。 2003年,杜致礼离世,82岁的杨振宁痛失伴侣,27岁的翁帆错失婚姻,2004年12月24日,82岁的杨振宁与28岁的翁帆登记结婚。
杨振宁写道: 噢,甜蜜的天使, 你真的就是上帝恩赐的最后礼物 给我的苍老灵魂 一个重回青春的欢喜。 翁帆则借用罗伯特・弗罗斯特的《未选择的路》的诗回应: 我将轻轻叹息,叙述这一切 许多许多年以后: 林子里有两条路,我―― 选择了行人稀少的那一条 它改变了我的一生。
而面对媒体时,翁帆回忆婚姻中的点滴时说了两个细节: 一次是两个人在日本时,翁帆胃痛,杨振宁默默到楼下准备好麦片粥,一口口喂给她吃; 还有一次在三亚度假,翁帆还没醒,为了不打扰翁帆的睡眠不开灯,杨振宁默默去洗手间看书。 翁帆说:其实我和他说过很多次,他完全不必这样。
相信在二人的生活中,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当有些人无聊的揣测甚至嘲笑他们的床笫之事时,他们的日子就是这样,平凡却也温暖。
你以为翁帆是年纪轻轻作了高级保姆和老妈子,却不知其实在婚姻里,她是时刻被老公捧在手心的掌上明珠。 在闲暇的时光,杨振宁会给翁帆出数学题,戏称她是小笨蛋; 一起读书的时候,两人会一起改诗;
去美术馆或博物院参观之前,俩人提前约定各看各的不讨论,出来时再看他们喜欢的是不是同一件作品。
还有逛公园、美术馆、爬黄山,不论在哪里,他们总是相互照顾,十指紧扣。

当普通人在慌乱的婚姻里玩着平衡家庭和事业、亲情和爱情的杂技时,他们只是淡淡的牵起手,享受人生的风景。 也许,你会说,这没什么,谁的婚姻里没有个几幕这般的温情。 可是,这一次,这个男人是女人心中无限崇拜和仰慕的科学巨子,是获得了诺贝尔奖、20世纪下半叶对世界改变影响最大的物理学家,是那个说什么对方都能懂、问什么都能得到人生指引的SOULMATE 和人生导师。毕竟,
年轻的肉体满大街都是,有趣的灵魂一百年才出一个!面对这样的爱情,天知道是不是错过以后,其他的选项全都都变成了将就?
很难说,若不是54年的年龄鸿沟,翁帆怎么能收获这样的爱情红利。就像顾长卫的电影《最爱》里面所说的,“爱越艰难,就越灿烂”。这对遭受了太多世俗白眼的有情人,也许比任何普通情侣都珍惜时间的分分秒秒、日常的点点滴滴。 柴静说:
爱情应该是一个灵魂对另一个灵魂的态度,而不是一个器官对另一个器官的反应。 对于翁帆来说,没有婆媳大战、没有教养子女的疲惫不堪,他们的生活只是两颗心的平淡相守,两个灵魂的交流碰撞,这样的婚姻,即使没有肉体的欢愉又何妨?
而对于杨振宁来说,这场婚姻是不必靠繁衍子嗣就可以延续生命的感情。2006年,杨振宁接受台湾《联合报》的采访时评价这段婚姻: 一个人到了80多岁,不可能不想到他的生命是有限的。 跟一个年纪很轻的人结婚,很深刻的感受是: 这个婚姻,把自己的生命在某种方式上做了延长。 假如我没跟翁帆结婚,我会觉得三四十年后的事跟我没关系。 现在我知道,三四十年后的事,透过翁帆的生命,与我有非常密切的关系。 如果我死了,一想到你替我活着,就心生温暖;即使我死了,只要你活着,这个世界就和我密切相关。这样的感情,即使不值得羡慕,也让人觉得美好!
从某个角度来说,这段婚姻是多么的公平:一个垂暮将至的生命仰望一个鲜艳活泼的生命;一个求知若渴的学生仰视一个的知识和精神的智者。相比太多太多只有年龄登对的婚姻,这样的爱情真的还不错。
只是,忘年恋的组合一定是会被攻击的:特别是故事中的一位主角是站在金字塔尖的人,那么另一半就一定是心术不正的心机女赌上自己的终生幸福博一个灿烂前途。 所以,如果杨振宁先生活过百岁,舆论就会说:你看,翁帆的短线投资变成了长线套牢;如果杨老先生发生意外,舆评就会唏嘘:一代科学巨匠最终拜倒在石榴裙下不得善终;如果,翁帆获得巨额遗产大家就会想:捞女阴谋得逞;若是没有又会无情嘲笑:你看你看,心术不正果然没有好下场。
28岁和82岁的爱情人设故事,从一开始就决定了这剧情不论如何发展都是荒诞的悲剧。可是,我们所“担心”的女主,是在28岁选择了自己的人生,经历过一段失败婚姻的她,并不是傻白甜;而82岁的杨老先生,无论怎么看都是感情中的受益者,历事无数的他好像也不必他人来指导人生。更不必说,翁帆至今已经收获清华建筑学博士学位,她的学历、阅历比大多数吃瓜群众具有压倒性优势。 又想起《这个杀手不太冷》。吕克・贝松说“这是关于两个小孩的故事,一个女孩和一个男孩,在他们心里,他们都是 12 岁,他们都感到失落而他们深爱彼此。”
我们能接受一个杀人不眨眼的职业杀手自我救赎一般的爱上12岁的萝莉;却不能接受一位科学家在垂暮之年爱上一个的如此新鲜的生命。
爱情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也许这是一场不同寻常的爱情,我们以为的砒霜翁帆却甘之如饴。如果是这样,还请大家祝福这看起来特别的一对共赴灵魂之约。 也许,这就是一个年轻女孩想改变人生的交易,如果是这样,生活的每一天,对翁帆都已是煎熬和惩罚。断然不必再接受我们的指责和道德审判。   回到题目,翁帆在这段祖孙恋中到底图什么? 我只能说,不论图什么,一定不是图财产。一票属于金字塔尖人群的朋友圈、一个杨振宁妻子的名分,一种超越精英的睿智的思维方式,一份远远超过年龄的淡然的心态……这一桩桩一件件,哪一个,都比一栋房子重要得多。 可即便这样,我仍然更愿意相信,这段爱情里有的,是仰慕者的纯粹和垂暮者的怜惜。就像12岁的玛蒂达对里昂说的:“认识你,让我了解了人生。”相关的主题文章:

中本聪 中本聪身份被确认!首次技术上证明就是Craig Wrig_In the Cong Cong, Ben Cong identity was confirmed! For the first time technically proved to be Craig Wrig

03 Aug



中本聪身份被确认!首次技术上证明就是Craig Wrig

  

暴走时评:中本聪是谁也许今天会有答案,至少这是第一次从技术上证明,他持有中本聪才会持有的密钥,这基本上能够证明他很有可能就是真的中本聪。但必须要强调的就是,中本聪的出现并不会对于比特币世界有太大的影响,他不可能直接施加任何影响对于比特币世界,即使他被肉体上摧毁,不可能改变比特币世界的运作。但是无论如何,诺贝尔奖至少有颁发的对象了。

  澳大利亚企业家Craig Wright公开表明他是比特币的创造者——中本聪。 他的声明,结束了多年来对这个数字货币系统的底层技术创造者的猜想。 Wright已经提供了技术上证据来支持他的讲话,他宣称可以使用那些只有比特币创建者才能够动用的比特币。 比特币社区的一些核心成员和核心开发团队也已经确认了Wright先生的说法。 Wright先生已经向三家传媒公司透露他的真实身份——BBC、经济学人和GQ。 在BBC的会议上,Wright先生使用在比特币开发早期阶段,他所创建的密钥来进行签名。这些密钥应该是中本聪创建或者“挖矿”比特币区块所使用的。 Wright先生在演示说,

“这些区块链曾经在2009年发送给Hal Finney10个比特币,这是首笔比特币交易。”

他说,著名的密码学专家Hal Finney是多位曾经帮助把Wright先生想法变成比特币协议的工程师之一。
在2014年,Dorian Satoshi Nakamoto曾经被错误的确认是中本聪。 他说,

“我是其中最主要的,当然,很多人也帮助了我。”

Wright先生说他计划发布这个消息,这允许其他人能够通过密码学证据来确认他是不是中本聪。 Jon Matonis,是经济学家和比特币基金会的创始董事之一,他说,他相信Wright就是他声称的那个人。 他说,

“在伦敦会议期间,我有机会根据三个不同的方向来研究数据:密码学、社会和技术。所以我个人非常确定,Craig Wright完全满足这三个条件。”

我想要工作 随着走向公众,Wright先生希望结束到底谁是中本聪的猜测。无论是《纽约客》、《快公司》、《新闻周刊》和许多其他媒体都在很长的时间来调查寻找比特币的创造者,并找到了很多人作为候选人。 在2015年12月,有两家杂志《Wired》和《Gizmodo》,称为Wright先生是一个候选人,因为他们收到一些从他这里偷出来文档,证明他参与开发这个项目。 这些故事发表不久之后,澳大利亚当局搜查了Wright先生的家。澳大利亚税务局表示,这样的突袭只要是是为了调查一些税务支付问题,而不是为了比特币。
当被问及这些突袭时,Wright先生说他充分和澳大利亚税务局进行配合。 他说,

“我的律师已经和在和他们协商,我应该支付多少。”

在12月的故事已经让很多记者和其他人在追逐他,他说

“现有已经有很多故事出现,而其中有很多都是编造的。我不希望有任何我关心的人受到伤害。我不希望他们有任何人被这件事情所影响。”

他表示很遗憾,他必须来公布他的身份。

“我不希望成为任何一种公众形象。我宁愿不这么做。我要工作,我要继续我想做的事情。我不要钱,我不想成名,我也不想被崇拜,我只想一个人静静的待着。”

比特币现在已经被很多商品和服务作为一种支付方式——各种需要进行国际汇款的服务,包括被计算机病毒绑架数据来缴纳赎金。目前大约有1.55千万个比特币在流通中,每个大约价值449美元。 中本聪被认为至少持有一百万比特币以上,如果全部转化成现金的话,大约价值4.5亿美元。 Nakamoto So’s identity was confirmed! For the first time technically proved to be Craig Wrig   Commentary: Runaway Nakamoto So who is maybe today would have the answer, at least this is the first time that technically, he held Nakamoto So will hold the key, it basically can prove that he is likely to be true nakamoto. But it must be emphasized, appear in the Cong and will not have much impact on the bitcoin world, he could not directly exert any influence to the bitcoin world, even if he was physically destroyed, can not change the bitcoin world works. But in any case, the Nobel prize was awarded at least. Australian entrepreneur Craig Wright publicly shows that he is the creator of bitcoin – China Ben Cong. His statement ended years of speculation about the underlying technology creators of the digital money system. Wright has provided technical evidence to support his speech, and he claims to be able to use bitcoins that only bitcoin creators can use. Some of the core members of the bitcoin community and the core development team have confirmed Mr. Wright’s claims. Mr. Wright has revealed his true identity to three media companies – BBC, the economist and GQ. At the BBC meeting, Mr. Wright used the key he created in the early stages of bitcoin development to sign. These keys are created or Nakamoto So mining bitcoin block used. Mr. Wright is speaking at the demonstration, "The blocks used to Hal Finney10 chain bitcoin sent in 2009, this is the first bitcoin transaction." The famous cryptography expert, Hal Finney, is one of several engineers who helped turn Mr Wright’s idea into a bitcoin protocol, he said. In 2014, Dorian Satoshi Nakamoto was wrongly identified as "Zhong Ben Cong". He said, "I was the most important, and a lot of people helped me, too." Mr. Wright said he plans to release the news, which allows others to use cryptography evidence to confirm whether he is Nakamoto So. Jon Matonis, one of the founding directors of the economist and bitcoin foundation, said he believes Wright is the person he claims to be. He said, "During the London conference, I had the opportunity to study data in three different directions: cryptography, society and technology.". So personally, I’m pretty sure that Craig Wright meets all three requirements." I want work As he moves toward the public, Mr Wright hopes to end up, who is the central China conjecture?. Both the New York guest, the fast company, Newsweek, and many other media have been investigating the creators of bitcoin for a long time and found many candidates. In December 2015, two magazines, Wired and Gizmodo, called Mr. Wright, were candidates because they received documents stolen from him and proved he was involved in developing the project. Soon after the stories were published, the Australian authorities searched Mr. Wright’s home. The Australian tax authority said such raids were only needed to investigate some tax payment issues, not to bitcoin. When asked about the raids, Mr. Wright said he fully coordinated with the Australian tax office. He said, "My lawyers have been negotiating with them, and how much should I pay?." "The story of December has made many journalists and others chasing him," he said "There are many stories already in existence, and many of them are fabricated. I don’t want anyone who I care to hurt. I don’t want anyone to be influenced by it." He expressed regret that he had to publish his identity. "I don’t want to be any kind of public image. I’d rather not do that. I have to work, and I want to continue what I want to do. I don’t want money. I don’t want to be famous. I don’t want to be adored. I just want to be alone." Bitcoin has now been used as a form of payment for a variety of goods and services – services that require international remittances, including data kidnapped by computer viruses to pay ransom. Currently, about 15 million 500 thousand bitcoins are in circulation, each worth about $449. Nakamoto So is believed to have at least one million bitcoins or more, and would cost about $450 million if all were converted into cash.

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