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淇抱娃自侃搬货]_舒淇抱娃自侃搬货,舒淇是想生娃了吗

12 Aug

舒淇抱娃自侃搬货 舒淇是想生娃了吗 舒淇准备什么时候生娃

舒淇年龄也不小了,这次舒淇晒了一张自己抱小孩的图片,图中舒淇梳着丸子头,手中娃娃带着头花,两人还是蛮开心的,舒淇还自我调侃为“搬货”,那么问题来了,舒淇是想生娃了吗?舒淇

舒淇抱娃自侃搬货图片

18日,舒淇在微博晒出双手抱娃的近照配文自侃:“搬货中~今天好热 要防暑”。照片中,舒淇在看起来好像一个仓库的房间里,身穿简单T恤牛仔裤扎着一个半丸子头,双手抱住一个小婴儿,把脸藏在小朋友身后俏皮的微笑。 网友纷纷留言:“羡慕这个小孩儿”“好想也被拐走”。还有网友询问:“难道女神手上这‘货’是自己产的吗?”

舒淇是想生娃了吗

艺人舒淇去年9月跟港星冯德伦闪婚,近日却被香港媒体谣传婚变,7月15日舒淇出席第19届台北电影奖颁奖典礼,首度在婚变传闻后接受媒体访问,被问及此事,她开完笑假装转身说:“我要走了哦!”,接着霸气回“都已经说过啦!”正面否认婚变说。 除了受邀担任颁奖人外,舒淇也凭《健忘村》争夺女主角奖,但她搞笑说:“不知道自己有入围,早知道就不来了,因为没出席比较容易得奖!”随后坦言,其实到这个年纪,不会很在意是否得奖了。 而舒淇日前被过敏症状所苦,她表示最近有比较好了,只剩下手和脚还有一些过敏,而被问及究竟有没有怀孕,她也笑回:“没啦”,接着把红色长外套打开,让媒体检验。

舒淇准备什么时候生娃

舒淇去年9月结婚,但是到现在都没消息,让网友操碎了心。 但是看到这张图片,小编就放心了。 看来舒淇是对想要小孩动心了。 下面小伙伴们就和小编一起等待吧。 相比明天就有继承舒淇基因的娃娃蹦出来了。

相关的主题文章:

[杭州无人超市]_羡慕杭州无人超市 广州无人便利店运营近一年

03 Aug
羡慕杭州无人超市? 广州无人便利店运营近一年


广州塔一楼的F5未来生活无人便利店已运营一年多。 新快报记者 毕志毅/摄
  首家社区店近日也在罗马家园亮相,一年内将在广深开百家店 最近无人便利店火得不要不要的,尤其以阿里巴巴在杭州首秀的“淘咖啡”最受关注,但其实,广东可能才是无人便利店的发源地。在广州塔一层的商业区旁,一家“F5未来商店”已经营业近一年。正如店名一样,这家商店未来感十足,约20平方米的店面里,没有货架,没有销售员,只有一个巨大的点餐牌、两个点餐液晶屏以及一排桌椅,这就是“传说中”的无人便利店。 新快报记者 陆妍思 实习生 张诗琪 “鱼蛋取出来热气腾腾” 新快报记者看到,餐牌上的品类分零食、饮料及鲜食三大类,都是在传统便利店的“爆款”。价格和传统便利店售价基本持平。由于每日只补一次存货,有部分商品会出现缺货的情况。记者扫了几个饮料商品码,其中怡宝纯净水、宝矿力都显示售完,而鲜食/冲饮类缺货的情况相对还好,11个商品中只有糯米鸡售完。 “扫下商品下面的二维码,直接用微信支付,很方便。”大二学生小琪从扫码、支付到取食只花了约一分钟,“鱼蛋、波波肠取出来都是热气腾腾的,感觉很炫酷。” 长条餐桌原是垃圾收集系统 究竟机器如何从数百种SKU中精准选出顾客选购的商品?如何制作鲜食?据F5未来商店合伙人、COO林小龙介绍,背后的功臣其实是他们公司自主研发的机械臂,在点餐墙的背后,有一个15平方米的设备及仓储库,里面有六七个机械臂在分管不同的工作。看上去平平无奇的餐桌也是“技术范”——其实是一个自动化的垃圾收集系统,只要根据提示按下按键,桌面就会缩进,垃圾同时掉进收集渠,系统喷水将垃圾冲到收集箱,同时有一个像汽车雨刮般的功能清洁餐桌,清洁工人只需每天清倒一次垃圾即可。 成本并不高 将在广深铺开

虽然技术含量十足,但林小龙透露,无人便利店成本其实不高,前期投入的设备加装修只要15万元,是传统便利店的四分之一;运营成本中,24小时传统便利店需要7个人,每人月工资大约4000元,无人便利店是零;无人便利店比传统便利店小一半,租金成本少一半,能耗也只有传统便利店三分之一。 林小龙透露,他们的目标是一年内在广深两地开超过100家门店,其中80%选址在社区。广州首家社区店已于近日在罗马家园亮相,24小时营业,深夜到店里购买鲜食的街坊非常多。“无人便利店就是要便利,每个楼盘,甚至每栋楼下面就应该有一家。相关的主题文章:

【少林寺无遮大会】丽水刀客现身少林寺首届无遮大会 6年练成独家绝技

03 Aug

7月29日,河南嵩山少林寺首届无遮大会开幕。这是拥有1500多年历史的少林寺首次举行无遮大会。七十二技艺选拔赛前一晚,登封下了场大雨,淅淅沥沥,一直下到比赛当天上午。坐大巴车到比赛现场的选手们差点因此被通知折返酒店等待消息,但天晴后比赛还是开始了,场地是赛前被平整出来的,彻夜的雨水让地面泥泞难行。擂台上,一场比赛下来,铺着防水布的台面就被踩满了黄泥,但参赛者们的热情丝毫不减。

在场上,有一位参赛者,正是咱们浙江丽水人。他的独家绝技,就是手中的那几把飞刀。

初见这位掌上飞刀参赛者王伟君时,他笑眯眯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传说中的“武林高手”――和其他参赛者相比,王伟君的身材不算健壮、举止柔和、言辞也不多。可一上赛场,他那双犀利的眼睛就地盯着远处的靶心。

出手迅速、稳健、精准。只看见一个个刀影从半空中飞过,继而听到对面靶子上“嗵嗵嗵”的几声,刀尖深深的插进了靶子上,刀无虚发。

飞刀江湖里的谦逊刀客

来自全国各地的“刀客”们在酒店自助餐厅吃晚饭,并不过瘾,于是趁着兴致,摸出楼去找了个啤酒吧,准备开怀畅饮。

一路上,王伟君走在刀客们的最后,言辞不多,语速不快,脸上总是微微笑的表情,听着那些天南海北的“刀友”们聊天。

等坐进酒吧包间,“刀友”们开始彼此介绍。有的早已相识,有的首次见面,但一谈起飞刀,他们就像经常见面切磋的老友般熟悉彼此的用刀、手法和特点。

几杯啤酒下肚,谈到高兴处,酒吧大厅里都能听到这些“刀客”们的响动。然而王伟君依旧是那个默默坐在最里面的人,只有在谈论飞刀和当今那些知名“刀客”时,他才会兴致勃勃地插几句话,大部分时间,他总是低调地坐在那里,或者笑眯眯地和身边的朋友轻声聊天。不过有一个细节可以看出他的“刀客地位”――只要谁一端酒,第一个敬的肯定就是他。大伙儿都称他为“老大哥”,都说是他“带出来”的,但一听到这个称呼,王伟君都赶忙挥着双手推却。

这些“刀客”中,不少都受王伟君的影响而痴迷飞刀,有的入门时不得其法,还特意驱车几百公里专程赶到王伟君家里请教。

他们各有外号;来自各行各业,有的是建筑商,有的是退休教授,还有年轻教师,王伟君则一直笑称自己是“打工的”。

很多刀客相识于网络,平日里因为相距遥远,所以难得一聚。去年,包括王伟君,有几位“刀客”们在北京会面畅聊,还留了一张每人都握着一把飞刀、摆着姿势的照片作为留念,这张照片里,王伟君依旧很低调,但站在中央。

飞刀手要柔,交友教人要有底限

其实正儿八经算起来,全身心投入飞刀,王伟君才六年时间。王伟君说,今年自己已经48岁了,除了自小喜欢,最早是受电影中一些飞刀场面的感染。那会儿才20出头的王伟君觉得飞刀很帅,但自己又不会玩,于是就瞎比划着拿了几把刀子试,可惜没找到门路,就把这点念头停了。

前几年空下来了,想着找点爱好,就又想起了飞刀。在网上看了很多比赛视频,琢磨出了一些技巧。

刚开始的时候,就三四米的距离打,后来六七米、七八米,都是在家里或野外自己玩儿,慢慢地越打越顺手。

瞧着王伟君并不算健壮的身体,记者好奇地看了看他的手臂,也不算粗壮结实。他笑着跟我说,其实飞刀并不是靠臂力,更多还是靠腰胯的力道,手臂力量大,反而不好。

说到这里,王伟君一个白净瘦小的小弟兄拿着手机走了过来,给记者看一段视频,那是他用筷子和牙刷,当做飞刀扎西瓜。

“不用臂力,也不用手腕力,手越柔越好。”王伟君顺势比划了几下。

这次来少林寺,王伟君说此前也没特意准备什么,就是把刀子托运过来,觉得打完比赛就可以了。

平时在家里,他在阳台上支了一个砧板当靶子,没事的时候就飞几刀,但也无法百发百中。刚开始的时候,还会脱靶甚至反弹,还会把刀子插到边上的洗衣机上,一扎一个坑。

扎破的东西多了,老婆就不乐意了,特别是扎碎了种在窗台上的肉植,就喊他“败家子”。王伟君倒不生气,赶忙好好去解释:“我就这点儿爱好。”说到这里,身边的刀友们起哄,说没试过的人不懂那种飞刀上靶的快感,“简直上瘾。”说完,身边人就拿着手机给记者看,有时为了拍个飞刀飞行轨迹的视频,“一不小心”扎到手机的事儿常有,一瞧扎着手机了,他们还会说:没扎透?不够水准。

但王伟君他们都有规矩,飞刀绝不开刃,因为不能伤着人,甚至当记者试图请他在以树木为靶演示飞刀时,他都拒绝,“树木也有生命。”

虽然很多人都说自己是王伟君的徒弟,可他坚持彼此都是“兄弟”。因为在圈子里名声不小,不少人也慕名而来寻他教授飞刀。王伟君就会先跟这些人在网上交流,如果发现对方是因为爱好,他就接下邀请,指点着互相提高;如果对方言行不一甚至别有目的的,他就不教。这是他的底限。

发挥有点失常,但比赛没有遗憾

7月30日下午1点多,王伟君他们终于能上场适应场地了,这时距离比赛还不到一小时的准备时间了。很多飞刀客们平时极少有机会见面,但在这次的擂台上,互相问道姓名时,只要王伟君一自我介绍,很多参赛者就慕名围了过来致敬,“老王”的江湖地位可见一斑。

一上场,几把飞刀“嗖嗖”的飞出他的手掌后,一个不一样的王伟君突然呈现在众人面前――动作干净利落、霸气、直接,没有半点拖泥带水的样子,但上靶率一般,王伟君那时就预感到有点不对。正式比赛开始,由于前一个参赛者没来,王伟君成了第一个上场的,这次他带来两种飞刀:一种长刀,约20公分,120克;一种短刀,约15公分,80克。

这次的比赛规则是每人五把飞刀,从5米、7米、9米和11米四个距离分别投掷上靶,靶数统计类似射击的环数。王伟君选择用短刀,短刀比长刀难掌控。比赛很快,随着飞刀的出手,有的稳稳地深扎进了靶板,有的因为没有上靶而反弹落地。赛程结束,王伟君的表现不好不坏,多少有点失常。

最终,他并没有在飞刀比赛中取得名次。

站在台下,王伟君又恢复成了那个安静的飞刀客,只是举着手机拍摄每一位选手的比赛过程,发现有参赛者屡次脱靶时,还会焦急地喊一声“稳住稳住不要急”。

由于要赶当天的火车连夜回浙江,王伟君待到下午4点多匆匆离开赛场,没能看到结束。他说自己只能趁着周末来一趟。而在决定来之前,因为请不出假,王伟君差点弃权。临出大门前,他把托运来的10把飞刀送给了还在比赛的朋友们,并在参赛者微信群里和大伙儿告别,“山高水远,后会有期。”

但王伟君他们都有规矩,飞刀绝不开刃,因为不能伤着人。

相关的主题文章:

【少林寺无遮大会】直击少林无遮大会上的真功夫

03 Aug

 

7月29日,河南嵩山少林寺首届无遮大会开幕。这是拥有1500多年历史的少林寺首次举行无遮大会。

本届大会的前三天是被坊间称为“武林大会”的少林七十二技艺选拔赛,截至昨日下午,来自海内外116名参赛者结束了本届无遮大会的七十二技艺选拔和决赛。但与很多人心目中的“武林大会”情景不同,此次大会并没有各大门派的旗帜招扬,也没有刺激的格斗比武,只开展铁砂掌、掌上飞刀、石锁竞技、二指禅这四类比赛项目。

那么,说好的“武林大会”呢?

对此,钱报记者从组委会相关负责人那里得知:佛门清净地本就不该“打打杀杀”;掌上飞刀和铁砂掌等项目只是无遮大会上的一部分内容,还有“少林寺与北朝佛教”学术研讨会、黑白决围棋大赛、机锋辨禅、禅弓邀请赛等九个方面的活动,因而称其为“武林大会”不太妥当,“对抗竞技或许会更吸引人,但不是少林要达到的效果。当然如果效果好,那下次举办无遮大会时,项目内容可能就会再丰富一些。”

练铁砂掌真要用烧红的铁砂吗

第一次和53岁的曹廷友握手时,钱报记者明显感觉到了他右手不可思议的触感――粗壮、坚硬、扎实,手掌和手背上有着又硬又厚的茧,这是他常年练铁砂掌的结果。如今,曹廷友是非物质文化遗产曹派铁砂掌第6代传人、中国铁砂掌协会常务副会长。

在很多人印象里,练铁砂掌都是在一口大锅里放满铁砂,烧到红烫,然后练习者不断将手插入沙锅中反复练就。其实不然,曹廷友练了20多年的铁砂掌,他告诉记者,没那么夸张,更多的是掌握技巧,反复击打硬物后练就。

随后,他还向记者演示了自己徒手劈开一块厚10公分的花岗岩――曹廷友运气准备完毕,猛地击打花岗岩,两下之后,花岗岩应声而断。在比赛中,曹廷友和弟子们,以及其他参赛选手还是以手劈砖石为主,根据劈开的砖石数量为衡量标准。最终,中国武术协会铁砂掌研究会会长卜志力以一次性劈开八块厚砖取胜。

同时比赛石锁竞技的选手们明显胸肌发达、四肢健壮,但动作灵活。

昨天的比赛上,只见那些重达几十斤的石锁被他们灵活轻巧地抛起数米高、接住、顺势更换动作花样或用拳头稳稳顶起……

二指禅参赛者的手指明显比常人粗壮发达,有的参赛者伸出手指来,顶得上成年人的两根。在比赛中,主要还是用两根手指做俯卧撑以及两指倒立的持久时间来计算成绩。

相较于以上偏重于体力、内力的项目,掌上飞刀更考验技能水平。在比赛区域,赛手距离分为5米、7米、9米和11米的距离,每个靶子五把飞刀,以力度、精准度和距离为考量。

为何选择这四个项目来比赛

其实此次无遮大会的消息出来后,很多关注大会的人们都会有同一个疑问――少林七十二技艺,为何是选择这四项来作为首届大会的参赛项目?

对此,总裁判长洪浩解释,在确认项目前他们曾派人将此作为课题进行调研,希望能从多方面将之做得更规范。由于这四项比较能代表少林功夫,可观赏性强,在民间的发展已较为成熟且有一定的普及性,所以就成为了首届无遮大会在武术项目上的选择。

此次大会组委会负责人之一的郑书民则向记者透露,在确认武术类项目前,他们甚至考虑过武术套路、毽子、跳绳等内容,因为七十二技艺其实是一个宽泛的概念,思虑再三,才决定找了这四个知名度高、发展却相对冷门的项目,“我们可以自己来制定规则,而不是必需参考国外规则体系。”在选择参赛者之前,组委会都要求报名者先传一份视频以供参考,“报名的人太多,116位选手是精挑细选的。”

“除了以上原因,我觉得另一方面是因为这四项在目前的发展基础上,有着比较好的推广基础和推广可能。”广州体育学院武术学院此次派出了两名队员参加二指禅的比拼,带队老师同时也是裁判员的王巍堡觉得,如果能借此大会推广这些项目,对于传统武术本身和武术爱好者群体无疑是有积极的推动作用。

王巍堡说,这次大会的武术项目因为涉及竞赛,所以对项目要求和标准都做了新的统一,比如将动作、时间等方面标准化和量化,有利于裁判考评、项目推广,项目爱好者也可借此为参考的科学依据和正确导引,“这样有利于普及、传承。”

不少门派已开始注重实战

既然是与武术有关,那么就免不了人们对传统武术的探讨。今年上半年,徐晓东的“武林打假”成为至今仍备受关注的话题。

王巍堡认为,“要正确区分武术和非武术。我们接受以各种形式存在的技艺,但不赞同将所有技艺都归纳入武术,因为有的更多只是一种噱头。”

曹廷友则表示,如今很多人都将一些自由格斗和传统武术作比较,并非得分出谁更厉害,其实这种观点甚至做法并不正确,与其要较个高下不如寻找契合点。

“传统武术也是从实战中慢慢形成的,只是现在已经很少有需要通过传统武术形式来介入实战。”曹廷友说,经过今年上半年的一些风波后,接下来一些武术门派或者习武者,也会逐渐考虑加强武术套路之外的实战性,“未来三五年里可能每个门派都会出现一些以实战为主的选手。”

作为本届大会唯一一名日本选手的教练,全日本少林寺气功协会会长秦西平觉得,更好地推广和发扬传统武术,在于对各国不同武术文化的认知和平等看待,以及互相融合提升。“清晰地去区分自己所需,谦逊地去互相学习。”

中国的无遮大会历史悠久,始于梁武帝,盛行于南北朝,兴盛之时,无遮大会每五年举行一次。

据佛教文化研究者霍旭初的《“无遮大会”考略》,“无遮”是汉地佛教使用的专有名词,译自梵文,意为没有遮掩。

 

 

这次举办无遮大会的少林寺创建于北魏太和十九年(公元495年)。“少林七十二艺”通常被认为是少林功夫的总称,与“擂台”、“机关木人”等常在传说和近代的武侠小说中出现,被称作神功。据《少林拳谱》记载,少林寺原有三十六硬功、三十六柔功,又称三十六外功、三十六内功,均在少林门中秘传,但无详细记载。

未来三五年里可能每个门派都会出现一些以实战为主的选手。

 

(原标题:直击少林无遮大会上的真功夫)

 

netease 本文来源:浙江在线-钱江晚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相关的主题文章:

[乐视总部躺讨债人]_乐视总部门口躺满讨债供应商 员工:很正常

03 Aug



乐视资金问题近日引发普遍关注,在接连传出贾跃亭及乐视系部分资产,因银行申请财产保全而被法院冻结之后,其供应商态度也在悄然转变。

7月5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前往位于北京市朝阳区的乐视大厦,发现在其一楼门口躺满了前来讨债的供应商。这些供应商自带高分贝音响设备,现场循环播放“乐视还钱,贾跃亭还钱”的口号。记者询问得知,他们主要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店建和广告供应商,共有19家。之前一直通过沟通方式协商,6月25日开始来乐视大厦要账,最近两天才开始以这种方式讨债。这些供应商称,乐视一共欠了他们6000万元左右。

当天下午,乐视方面向记者回应称,已经与上述供应商达成了还款协议,且他们已经按照计划收到了款项。但一位店建供应商表示,供应商当天并没有同意沟通方案,接下来几天还会继续同乐视方面进行沟通。

供应商代表:“这次一定要拿到钱”

在乐视大厦,《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遇到了一位自称来自浙江的店建供应商代表阿文(化名)。阿文称,乐视移动欠了他们350万元,从去年11月开始欠款。在今年1月,乐视方面给他们支付了不到3%的欠款,之后便再也没还过款了。

作为一家职员只有9个人的小企业,阿文所在公司在去年6月第一次接到乐视移动订单。“作为一家小公司,能接到乐视的订单,我们当然非常激动,所以立马就投入了工作。”阿文说。

按照当时的协议,开出发票日期后的两个月内,乐视移动就应该付款。不过,记者了解到,当时在签订协议的时候,双方并没有签订相应的违约协议。“当时就觉得乐视家大业大,而且行业内之前很少出现这种情况,完全没想过会出现欠债的情况。”阿文说,在签订协议后,乐视移动对“质量和速度”要求较高,因此他们把其他的订单都放下了。

阿文表示,“乐视移动建店要求必须有柜台,这就增加了建店的时间和成本。而且乐视的柜台灯光是全场最亮,达到8000K(色温)。我们之前做其他品牌的店建时,灯光一般在5000K左右。”

阿文说:“由于这边的订单是一波一波的,一般一次会有个几家,所以我们这边在7月份之后就一直做着。”

到了去年11月,这家供应商和乐视移动的合作停止。阿文表示,没有预料到乐视会拖欠款项,直到去年底的时候,由于业界开始讨论乐视的问题,才逐渐感觉情况不妙,今年1月开始来京要债。在来京要债之前,已经与乐视移动方面有过多次沟通,但都没有结果,只好和其他被乐视移动欠债的供应商一起到乐视总部讨债。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现场了解到,由于被乐视拖欠款项,不少供应商自身也面临被讨债的尴尬境地。现场另一位供应商代表向记者感叹道:“没拿到钱,我也不敢回去啊。”

“我这边相比其他供应商会好一些,债主主要也是到公司去要账,但有些供应商的债主都到他们家里去要账了。”阿文表示,对于他们这类小企业来说,虽然日常经营成本不算高,但是300多万的债务压力简直就是关乎命运。

“这次讨债一是自己的上游供应商也在浙江跟我们讨债,压力很大,所以过来这边找乐视要债。二是因为看到乐视目前的状况堪忧。”阿文说,这已经是他们第8次过来要债了。一开始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做好长期“作战”的准备,目前也还在预期之内。

据了解,截至昨日,阿文这批供应商此次已经在北京要债近一个月,25号之前以交涉为主,之后才来到乐视大厦讨债。“最近酒店的住宿费还涨了,目前都要300多/天。”到目前为止,阿文除了其他费用,住宿费用已花费了六七千。

在阿文看来,目前他们主要是以一种“在合法的情况下不采取法律途径”的方式维护自己的利益。“我们这次是抱着一定要拿到钱的决心过来!”阿文表示。

乐视员工:很正常,对自己没影响

5日下午,乐视方面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在乐视大厦一楼的所有店建供应商已经跟乐视方面达成协议,形成了付款计划。目前乐视正在按照计划执行,且店建供应商已经如约收到了相应款项。

但阿文表示,当日下午和乐视官方就还款事宜进行了协商沟通,乐视提出的方案是分期付款,由于分期时间较长,同时协议方案存在诸多的不确定性,讨债者并没有同意沟通协议内容,接下来几天还会继续同乐视进行沟通。

阿文告诉记者,来了这么多天,没有见到过贾跃亭本人。

讨债过程中保持克制,一直采用静躺和扩音喇叭喊话方式,并没有发生过激行为,在此之前也和乐视其他高层有过沟通,不过都没有得到满意的解决方案。

阿文透露,由于公司从事业务都和乐视店建、手机广告制作等相关,作为乐视之前合作伙伴也有接触,这次集体讨债完全由19家供应商自发而来,希望通过集合的力量得到乐视的正面回应。“我们有个微信群,之前也有两家供应商由于坚持不了,退出了队伍”。

在乐视一楼大厅这些供应商所躺的毛毯上,记者也发现了已经食用一部分的清咽片等药品。

乐视大厦一楼中信银行营业人员告诉记者,一般上午九点这些乐视供货商会集合到乐视一楼大厅,到下午6点他们下班的时候,这些人也还没有散去。记者现场发现,由于现场喇叭声音太大,一名穿行的大楼工作人员双手捂起了耳朵。

在乐视大厦外,记者遇到两名乐视员工,她们对公司的资金问题看得很淡,觉得很正常。她们说乐视自去年债务危机以来,来讨债的人很多,员工觉得很正常,因为对他们员工没啥影响。她们说一家公司如果陷入危机,就一定不会在很短时间内解决,这种事情肯定还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记者还发现,乐视大厦一楼的乐视生态旗舰店围起了隔离带,已经大门紧闭,不对外开放。透过玻璃窗,记者可以看到一辆乐视电动汽车静静地停放在角落里,车身已经落下了些许灰尘。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