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轻她的负担 尿停电梯男孩恢复 白俄罗斯一战机起火

30 Sep

达州老人代养弃婴13年 自学数学为其辅导(图)9月22日,荣芳华老人正在读孙女文雯写的小说,文雯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够发表,挣钱减轻奶奶压力一个隐藏13年的秘密,今年8月打破了荣芳华家中的平静。担忧和无奈,困扰着这位73岁的老人。13年前,荣芳华代养了一名弃婴,目前孩子已上初中。今年上半年,荣芳华在数次晕厥后到医院检查,被诊断出患上了美尼尔综合征,“病越来越多,需要钱治病,我也担心有一天不幸离开这个世界。”让她担心的不止是病情,孩子上中学后有所增加的学习、生活费用,也让她倍感压力。对这个孩子,荣芳华付出了许多,甚至为了辅导娃娃的数学,73岁的她还自学数学。如今,患病和经济的双重压力,让老人找到成都商报记者:“谁能帮帮孩子,和我一起,帮助娃娃完成学业,走上社会?”当年孩子两度被遗弃老人将她抱回了家“我希望有人能帮帮我孙女,她是我代养的。”说到孙女,荣芳华眼泪就出来了。她在13年前将这个刚出生1个多月大的弃婴抱回了家,养育至今,两人已是婆孙相称。荣芳华老人介绍,2003年,她还住在达州(微博)老家,7月的一天下午,她和一位熟人在达州通川区医院门口聊天时,碰到了一位老太婆,“她说要上个厕所,请我们帮忙抱一下手里的婴儿。”两个小时后,不见老太婆回来,荣芳华进厕所发现,人已经不见,她打开婴儿身上包裹严实的被子,竟然在内衣里发现一张纸条,正反面均写有文字。13年恍若一瞬,当年和荣芳华一起聊天的熟人已经失去了联系。不过,她拿出了那张纸条的复印件向记者证实,纸条上面写道:小女生于2003年5月27日中午12时……我为了生活无法养小女,请好心人一定好好养大成人。纸条背面的一段话则是:5月29日早晨6点左右在凤凰锻炼身体,路过此见一女婴啼哭……我也无法抚养,请好心人收养。根据纸条的内容,荣芳华才得知,手中的婴儿刚出生一个多月,已经两度被遗弃。当天,她将孩子抱回了家,发现孩子头部有肿起的包块,第二天将孩子带到医院检查,诊断出孩子头骨破裂。荣芳华到派出所报了案,并告知了民政局。结果,当地孤儿院没有条件养育刚出生的婴儿,“说实话,当时我也困难,想把孩子交出去,但民政局给我做工作,喊我先把这个孩子带回家养到。”成都商报记者在两份盖有公章的材料复印件上看到,当地民政局和街道办事处证明,荣芳华以代养的名义将孩子抱回了家,取名“文雯”,并解决了上户问题。疼爱自学数学帮孙女检查作业13年前,荣芳华60岁,已在当地一中学退休,和老伴一起靠退休金生活,唯一的儿子学业有成,远在他乡。本该享受晚年生活了,家中这个不满周岁的不速之客,让荣芳华老两口重新开始了“拖儿带女”的日子。尽管民政部门每月会给文雯不到750元的孤儿生活费,但代养之初,荣芳华就将文雯带到了北京,花了上万元治好了孩子头部的伤。“说实话,我和老头子也就只有点退休工资,好不容易把儿子盘大,还要带一个婴儿,的确不容易。”最初,荣芳华只是想着把这个孩子“先带回去养到”,但这一养就把孩子养到了现在。9岁之前,文雯和荣芳华一直在达州生活,2012年,她和老伴到成都帮儿子带娃娃,文雯也一同跟着过来,和爷爷奶奶、弟弟住在一套租房里,荣芳华不愿向记者谈及对文雯的照顾,只说“我亲孙子是什么样,她也就什么样,没有区别对待。”文雯的说法也印证了这一点,在学习和生活上所需要的费用,奶奶没有半点舍不得。她告诉记者,奶奶给自己检查作业时,会将本子拿到离眼睛只有几厘米的地方,一个字一个字地看。在荣芳华家中的一张书桌上,堆满了不少学生作业本和教学资料,为了帮孙女检查作业,老人在文雯上小学起,就开始自学与文雯同步的数学课程,她的目的很简单,“看一下她的作业,看她到底把学校里讲的东西弄懂没有。”即便现在文雯上了初中,老人的自学还在继续。在荣芳华的租房内,除了满柜的书本、画板,还有成对的电子琴和电脑,她说:“为了不让孙子孙女争着用,就花钱给一人买了一台。”弹琴、画画,她将自己身上的才艺传授给了孙女,“再穷不能穷教育嘛。”时至今日,文雯喊了荣芳华13年奶奶,而这位逐渐老去的太婆,一直将文雯的身世藏在自己心里,她总告诉孙女,爸爸妈妈在国外工作,要等到你大学毕业之后才回来,一家人才能团聚。困境所需费用升高代养如何继续“我怕万一哪天我也走了。”荣芳华开始想给文雯找一位可以托付的人。尽管这一步从现在看来为时尚早,但她的说法是,“我治病也需要用钱,现在文雯上学的费用,确实有些无力承担。”“要不是生了病,希望有人和我一起照顾孩子,我不会把孩子的身世告诉她。”荣芳华说,今年上半年,她到医院检查出患上美尼尔综合征。 看着身边的同龄人一个个去世,“我怕万一哪天我也走了。”荣芳华开始想给文雯找一位可以托付的人。在荣芳华记录的一张文雯初一一年所花费用明细上,单是花在学习和生活上的费用,就在数万元。而另一张单子上,是她每月3000元左右的退休金。“有些费用是向别人借来的。”自始至终,荣芳华不愿向记者透露自己13年来对文雯的照顾,“把我说得太好,就是把我绑架了”,“现在好人不好当,我带这孩子13年都过来了。”她也一再强调,“并非不再负担孩子,只是希望在我面临压力的时候,有人能和我共同帮助孩子,支持她上到大学。”今年夏天,荣芳华甚至向文雯提到,将她送到孤儿院去,但文雯听了后哭着说,“你不要我了,我还不如去死,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听了孩子的话,老人也跟着哭了起来,再不忍心离开孩子。事实上,当年把文雯抱回家时,民政部门并没有给荣芳华办理领养手续,而只是写明了“代养”,以此解决孩子的上户问题,而户口上注明的也是“非亲属”关系。记者咨询了成都泰和泰律师事务所马铃律师,对方很明确地说,如果是领养,那么就会产生法律效应,领养以后,荣芳华就将成为法定意义上的监护人,承担法律赋予的权利和义务,而“代养”不属于一个法律术语,不产生法律后果,“即便老人现在不管孩子了,也无需承担法律责任。”孙女的理解孙女想用文章挣稿费 减轻奶奶负担得知自己的身世后,文雯哭了一天。“奶奶今年夏天生了一场病,她把我的事告诉了我,我一下子接受不了。”文雯说,她也不愿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只想和奶奶生活在一起,以后照顾奶奶。说起自己的奶奶,她念叨的还是奶奶的好。9月25号,在奶奶家中待了两天后,文雯又回学校了。临走前,她拿出了自己写过的小说和诗歌,向荣芳华说出了一个想法,希望自己写的东西能够发表,挣点稿费,减轻一下家里的负担。对于13岁的文雯来说,写文章投稿,是现在唯一能挣钱的方式,其实,她已经在“QQ阅读”上上传了写的小说。记者翻阅发现,《四季折之羽》《花千骨流光暗影》以及《樱落花开半夏》已拥有不少读者,但尚未产生实质收益。此外,她还整理了一本自己的诗集,“希望能够发表我的诗歌,或者连载我写的小说。”在文雯看来,挣稿费是她的期盼,也是帮助自己和奶奶的一个渠道。“我理解奶奶的难处,希望挣点钱,减轻她的负担。”成都商报记者 逯望一 摄影记者 刘海韵 (文中人名均为化名)编者注:该视频与原文无关,仅供扩展阅读 “水果大王”收养弃婴陷困境 养子现场寻帮助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