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师傅说 裸身吹头发现男子 90后阅兵走红

29 Sep

宁波网约车新政今起实施 车龄要求从4年改成2年 在和网约车竞争中,出租车需要用良好的服务来赢得市场 记者 张培坚 摄   备受关注的网约车新政今天起正式实施。对网约车司机和平台而言,新政无疑是一道“紧箍咒”,但对乘客来说却是一道“安全阀”,以后可以安心坐车。   征求意见期间,交通部门收到有效意见2527份。与征求意见稿相比,网约车要求车龄两年以内。由于实行市场化调节,有关部门提醒投资者勿盲目投资网约车市场。   □通讯员 余明霞 方新年 记者 薛曹盛   新政实施   车龄要求两年内   明年2月28日前是过渡期   昨天,宁波市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正式对外发布《宁波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实施细则(试行)》(以下简称《实施细则》)。《实施细则》明确,车辆行驶证的初次注册日期至申请之日未满2年,此前征求意见稿里这一年限规定是4年。   同时,《实施细则》强调要通过信息服务平台撮合开展私人小客车合乘出行,新增“合乘信息服务平台应当将合乘服务的车辆、驾驶员、订单等相关数据接入政府监管平台”。   《实施细则》规定驾驶员要通过考核才能取得从业资格证,是否需要培训由驾驶员结合自身情况和相关平台公司的意愿自主确定。   网约车细则今起正式实施,但明确2017年2月28日前是过渡期。鼓励网约车平台公司为车辆所有人和驾驶员提供服务,统一办理车辆、人员的许可,受理地点为客管局邱隘出租汽车服务中心办证窗口。    网约车市场有风险   提醒大家勿盲目投资   目前宁波有滴滴打车、优步等6个网约车平台。以前,网约车平台公司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关于网约车车辆、司机准入、投诉处理等都由平台公司自行确定。为了保障乘客合法权益,迫切需要由第三方机构来制定网约车的游戏规则,而政府作为公信力的代表最为合适。政府部门将定期公布服务质量测评、乘客投诉处理情况。以后,对平台公司和驾驶员的违法违规及失信行为、投诉举报、乘客服务评价等信息记录作为市场准入退出的重要依据。   网约车市场放开以后,很多民营资本“蠢蠢欲动”。在新闻发布会上,宁波市公共交通客运管理局相关负责人借用股市里流行的话郑重提示,网约车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他说,宁波网约车实行市场化运作,虽然政府对网约车的数量规模和价格不进行管控,但是,当前宁波的城市公共交通体系已经初步成型,网约车市场的需求是有限的。   各方声音   网约车司机   收入越来越低,群里七成司机想“退市”   2015年12月份,吴高勇经朋友介绍,全职开起了网约车。原以为这是一份高薪职业,但这样的美梦很快被现实击得粉碎。“那时候开网约车没门槛,几分钟注册一个就能开了。现在政策出台,门槛大大提高。”吴师傅说,他入行较晚,没赶上好时候,奖励大多在2倍以上,一天开十几个小时,每月的收入大概是8000多元,他已经心满意足了。但今年下半年开始,吴师傅发现日子不好过了。补贴在降低,收入在锐减。今年8月份滴滴和优步合并后,奖励几乎取消。“每天干一样的活儿,但一个月收入只有三四千元,减少了一半多,现在身边一些朋友已经退出了。”   “现在早晚高峰还有1.2~1.4倍的奖励,平时没有一分奖励,很多司机都不愿意干了,不赚钱还不如找工作上班去。”吴师傅说,他所在的400人的网约车司机群里,大概有七成左右的司机都想“退市”。   说起网约车新政,吴师傅直言,很多司机觉得不划算。成本比以前高了很多,而且有很多的条条框框,约束太多。   出租车司机   在路边扬招的人多了,营业收入明显增加   “寒冬就快过去了,出租车司机的春天要来了。”昨天,记者和一名从业7年多的出租车司机郭师傅聊起最近的生意,他在电话那头笑着说了这样一句诗意的话。   郭师傅说,最难的是2015年,那段时间是网约车疯狂补贴的时候,“路边打车的人基本上都是人手一部手机,都在叫网约车,价格低得吓人,出租车每天只能空跑。”   现在,晚上的生意已经明显好转。“21:00以后,网约车价格基本上和出租车持平,出于安全性考虑,更多的人会选择出租车。”最难的时候,一个白班加晚班的营业收入大约是600~700元,而现在已经恢复到800~900元。白班的生意跟着好转,特别是高峰时段,因为网约车价格高,选择打的的开始增多,在路边扬招的人多了。   他认为,网约车新政出台以后,从事网约车的司机会大幅减少。“要有保险,而且要转营运车辆,车价要在12万元以上,这些都是硬杠杠。”郭师傅说,一辆15万元的私家车开了两年,二手可能还能卖个10万,但一旦变成营运车辆,开个两三年以后如果再变回非营运的话,可能只能卖个3万~4万元,“光这些门槛,很多网约车司机就要打退堂鼓,出租车司机的日子就会好过起来。”   网约车平台   不符合要求的司机将清退,市场将走向规范   “我们对新政是大力支持的,可以让整个网约车市场更为规范。”“首汽约车”宁波城市经理石崇斌说,网约车的车辆要转变使用性质、安装GPS等设施设备,从业人员要报名考试,取得从业资格证都需要一定操作流程。根据网约车运营服务特征,车辆和人员必须通过网约车平台公司开展运营服务。接下来,公司将重点把好准入关。   新政实施后,对平台有影响吗?石崇斌告诉记者,他们做的本来就是差异化服务,公司的车辆都是20万元以上的中高档新车,在车辆方面完全符合条件。目前,该公司有200名司机,有三分之二的司机是外地人,可能符合条件的只有一半左右,“以前网约车打的都是价格战,基本上没有服务,市场规范化以后,服务会提升,会是一个有序的竞争。”   宁波市民   网约车涨价太凶,不少“打车族”恢复自驾   经常通过打车软件出行的市民最近发现,无论是使用滴滴出行还是优步,打车的价格贵了许多。   前两天早高峰,冯女士从鄞州万达广场打车到灵桥广场,结果滴滴打车显示车费约42元。因为处在早高峰,需加价2.3倍。“看到这个价格真是吓一跳,以前网约车大概是10元左右,有补贴的时候大概是6~7元。平时打出租车大概是20元出头,差不多是出租车价格的两倍了。”最后,冯女士果断选择打出租车。“以前高额的优惠券很多,动辄三四元,现在最多就是一两元,高峰期打网约车根本不划算。”   在天一广场工作的朱先生自己有私家车,去年出门基本上都用打车软件,但最近他恢复了开车上下班的习惯。究其原因:坐网约车不划算。他说,以前坐网约车是因为打车比开车实惠,现在网约车基本上没有优惠,而且早晚高峰都要加价,基本上和自驾的成本差不多,“现在身边用网约车的明显减少,以前大家出门都是人手一部手机在等车,现在就少很多了。”相关的主题文章: